调查研究

对民事诉讼中重新鉴定相关问题的思考

时间:2014-7-31 17:01:29  作者:陈刚  来源:本院  查看:1513  评论:2
内容摘要:对民事诉讼中重新鉴定相关问题的思考 陈 刚  金口河区人民法院 在民事诉讼中用重新鉴定的方法对原鉴定结论进行审查,对有争议的鉴定结论进行补救符合正当程序的要求,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中,也...

对民事诉讼中重新鉴定相关问题的思考

 

陈 刚  金口河区人民法院

 

在民事诉讼中用重新鉴定的方法对原鉴定结论进行审查,对有争议的鉴定结论进行补救符合正当程序的要求,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中,也对重新鉴定进行了规范。然而在司法鉴定实践中,仍存在着对重新鉴定法律规定理解不一,或者出于其他考虑而对重新鉴定无限制、无理由地“有请必鉴”。大量的重复鉴定存在许多问题,有必要规范重新鉴定,实现重新鉴定的立法目的,使重新鉴定发挥其应有的功能。笔者对民事诉讼中重新鉴定程序的必要性、风险和申请条件,以及对有瑕疵的鉴定如何补救方面进行了思考和分析。

一、重新鉴定程序设置的必要性

重新鉴定是法律赋予当事人的一项权利,对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等有积极作用,这同时也是由司法鉴定的本质属性所决定的。司法鉴定是鉴定人运用专门知识和技能,借助仪器设备,对案件中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的活动。司法鉴定是人的主观对客观鉴定材料的反映,所以司法鉴定活动是由人来完成的,由于主体的多样性和认识水平的不同,因受其个人因素及其使用的鉴定方法及鉴定标准不同等影响,可能得出不同的鉴定结论。司法鉴定的目的在于解决诉讼中与案件有关的某些专门性问题,查明案件事实,为法官作出判决提供依据。这就要求鉴定人出具的鉴定结论必须具备科学性和公正性。对于不具备科学性和公正性的结论可以申请重新鉴定。同时,也不排除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违法鉴定导致鉴定结论严重失实的情形。

鉴定结论是民事诉讼中的重要证据来源之一。在司法鉴定实践中不是每个涉及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定的案件都必须经过重新鉴定,虽然重新鉴定不是必经程序,但却是必要程序,是法律规定的正当程序。重新鉴定从程序上给了当事人一种权利救济的途径,有利于确保鉴定结论的公正性和客观性,帮助当事人消除质疑。通过重新鉴定,可以对原鉴定结论进行审查,判断其是否正确,对错误的鉴定结论进行纠正。鉴定是由鉴定人根据其自身的知识和技能作出的判断,如果允许重新鉴定,就可以促进和增强鉴定人的责任心,尽量避免错误鉴定结论的产生。

二、重新鉴定可能存在的风险

重新鉴定的结论与原鉴定结论不一致时,在民事诉讼中可能会产生以下四类风险:

1、重新鉴定意见差异违背证据惟一真实性。司法鉴定机构执业相互独立,所制作的鉴定意见的证据效力也无高低之分,且鉴定活动毕竟还是由人来完成,必然带有人的主观判断,可能会对同一事实产生不同的判断标准。同一案件中出现不同的鉴定意见,与鉴定意见证明一个案件法律事实真实不符。

2、重新鉴定意见差异导致证据采信“两难”。如果出现鉴定机构就案件同一问题作出两份完全相反的鉴定意见,法院原本借力查明案情的愿望落空,究竟该采信何种鉴定意见作为定案证据,让法院进退两难。2014年以来,我院受理的两起伤残等级重新鉴定的结论都与原鉴定结论差异很大,两起原先鉴定结论为九级伤残,新鉴定结论分别为十级和不构成伤残等级。

3、重新鉴定意见差异不利于案件裁处。当事人往往扭住有利于己方主张的鉴定意见,坚守自己的诉求,更固守诉讼预期。法院做调解工作时,很难说服当事人,增加了调解难度。即使法院基于某一鉴定意见作出判决,也难以“案结事了”。败诉的当事人也会基于对己方有利的鉴定意见不断上诉、申诉。

4、重新鉴定意见差异影响司法权威。同一个案件进行重新鉴定产生不同的结论,另一方当事人可能会对对鉴定结论不服而再次申请重新鉴定,或者自行委托多家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导致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增加诉讼成本,影响诉讼效率,而且因为多分不同的鉴定结论,使当事人对鉴定结论的中立性、客观性和公正性产生怀疑,甚至会对法院的司法廉洁产生怀疑,影响司法权威。

三、重新鉴定的条件及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分别规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和“有证据足以反驳鉴定结论”,这两条规定人民法院准予重新鉴定应具备的各项条件实质上是准予重新鉴定应具备的各种法律事实。诉讼中的法律事实是必须用证据来证明的,否则,当事人的异议充其量不过只是当事人的主张而已。申请人申请重新鉴定需要提供证据证明具备重新鉴定的条件即存在规定的法律事实。申请人申请重新鉴定,不论理由是什么,都必须提供相应的证据,否则,法院不能准予重新鉴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等规定,笔者认为原鉴定书的委托鉴定主体不论是法院、其他单位,还是当事人本人,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都应该严格审查,审慎的启动重新鉴定程序。具体来讲分为以下三种情形:

1、一方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鉴定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申请人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以下四项情形之一的,应予准许重新鉴定:(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的;(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前三项情形结合该司法解释第二十九条就不难理解,关键在于第(四)项规定。由于没有其他法律对这项规定制定具体标准,这项规定的范围很模糊、很抽象,也赋予了审判人员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导致实践中许多不同或相同法院之间、不同审判人员之间相同案情的案件处理结果互相矛盾。有很多审判人员只要申请人随意提出一项理由,就认定申请属于“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情形”,此项规定虽然不明确,但这样的行为肯定是不合理的。笔者认为,从“质证”的角度来看,人民法院应从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三方面认定鉴定结论是否属于“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因此,法院对由法院委托鉴定的鉴定结论决定是否启动重新鉴定程序时,应坚持以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为主、以双方自愿为辅的原则决定是否予以重新鉴定,不能随意为之。

2、当事人对诉前其他单位委托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没有规定人民法院针对此类鉴定结论准予重新鉴定的条件。诉前其他单位委托的鉴定结论一般是当事人之间没有因民事纠纷诉诸法院之前,由有管辖职权的单位委托鉴定的鉴定结论,与诉讼中人民法院委托鉴定的鉴定结论比较而言,除委托发生时所处程序阶段不一样,其他委托鉴定的程序基本一致,委托主体也都是处于中立地位的单位,因此,当事人对诉前其他单位委托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人民法院准予重新鉴定的条件可以参考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

3、当事人对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的。

对自行委托鉴定的鉴定结论的效力,不同的审判人员常常会有作出不同的认定。有一部分是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六条“当事人申请鉴定经人民法院同意后,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有鉴定资格的鉴定机构、鉴定人员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指定。”的规定,错误地认为所有的司法鉴定都必须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或者法院指定,自行委托的鉴定结论鉴定程序不合法,主张该鉴定结论无效,认为法院应当准予申请人的重新鉴定申请。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肯定了自行鉴定的鉴定结论的有效性,规定了准予对自行委托的鉴定结论进行重新鉴定的条件。同时法律为保障鉴定书的中立性和真实性,已经规定司法鉴定机构是独立的社会中立机构,鉴定人也有相应的法律法规进行管理,鉴定结论是否真实、合法,通过审查鉴定主体资格、鉴定程序及鉴定书的内容就能大体确定。为查清事实,还规定了鉴定人在当事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时应当出庭作证、接受质询,这些规定已经合理地保障了鉴定机构和鉴定人的中立性。所以自行委托的鉴定结论应当是有效的,不能简单地以当事人自行委托而启动重新鉴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申请人提出鉴定结论可能存在程序违法,就必须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提供证据证明存在鉴定程序违法的事实,而不能仅仅只是提出有可能性的主观臆测。实践中也有一些审判人员有意无意地混淆概念,将申请人“提出反驳理由”视为“有证据”,实质上这错误地否定了自行委托的鉴定结论的效力。如果有“可能性”就等于有证据,就会导致所有自行委托的鉴定结论均不具有合法性、真实性,这违反了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有证据足以反驳鉴定结论”时人民法院才准予重新鉴定的本意。

申请人申请重新鉴定要提供证据,其证据还必须足以反驳鉴定结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没有明确“足以反驳鉴定结论”的具体标准,各审判人员只能以自己的知识见解、经验等主观意识去判断到底什么程度才是“足以反驳鉴定结论”。该司法解释第二十七条规定了影响法院委托鉴定的鉴定结论效力的四项情形,前三项是有关鉴定主体资格、鉴定程序、鉴定结论的依据等这三项具体情形,第四项是抽象的“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第二十七条几乎涵盖了所有足以影响鉴定结论效力、反驳鉴定结论的情形。第二十八条的“足以反驳鉴定结论” 实质上也可以理解为第二十七条的四项情形。因此,对当事人一方自行委托鉴定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准予重新鉴定的条件可以参考适用该第二十七条。

四、对有瑕疵的鉴定结论的补救办法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有瑕疵的鉴定结论的补救办法可以有以下几种:

1、鉴定结论作为法定的证据类型应当在法庭上出示,经过双方当事人质证,并查证属实后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当事人对鉴定结论的质证涉及多方面内容,主要包括:鉴定人的资格、鉴定的程序、鉴定的科学依据和方法技术、鉴定结论的分析论证和可靠程度等。对鉴定结论的异议,必须先通过质证来解决,严格依照《证据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二款“对有缺陷的鉴定结论,可以通过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解决的,不予重新鉴定。”而不是无休止的重新鉴定。

2、《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八条规定:“当事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鉴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鉴定人应当出庭作证”。因此完善鉴定人出庭制度,提高鉴定人的出庭率,在一定程度上能减少重复鉴定的发生。由于当事人及其代理人自身专业知识的缺乏,不能准确把握鉴定结论,因而不能有效对鉴定结论进行质证。

3、《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通知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就鉴定人作出的鉴定意见或者专业问题提出意见”。《证据规定》第61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由一至二名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出庭就案件的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经人民法院准许,可以由当事人各自申请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就案件中的问题进行对质。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可以对鉴定人进行询问。”该规定即专家辅助人制度,对鉴定结论予以明确说明,这样就弥补了法官专业知识的缺失,对当事人也是一种释疑,更有利于查明事实。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金口河区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乐山法院 后台管理